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平涼的世界 世界的平涼 開放的平涼歡迎您!

當前位置:人文

【長大后】留守兒童的世界依然孤獨 回看童年

時間:2018-07-09  來源:平涼日報——平涼新聞網
分享:  0


        唐薇,28歲,創業者。

      每當看到、聽到留守兒童這個字眼,她的心總像被針扎了一樣,可也并不會因為疼避而不見,反倒更愿意關注這個群體。因為她曾經也是一個留守兒童。

      說起童年和父母,這個還算健談的女子顯得有些緘默。過了差不多一分鐘,她才吐出幾個字“很難評價”。

      每個父母都是愛孩子的,她覺得這句話不太適合用在自己的父母身上。因為從小到大,她沒有感受到來自他們的一丁點愛意。

      唐家重男輕女思想十分嚴重,大女兒出生以后,寄希望第二個孩子是男娃。可唐薇出生后,母親看了一眼便失望得嚎啕大哭:“咋又是個女娃!”而沉默寡言的父親站在房檐下連連嘆氣。

       上世紀九十年代是計劃生育政策最緊的時候,唐薇父母為了生兒子,放棄了工作躲到陜西親戚家,留下一對女兒和爺爺奶奶生活在莊浪,直到兒子4歲才返鄉,攜家人到華亭工作生活。

      從小不受家人關愛的唐薇,在學習上特別努力,因為只有考上第一名才能換來父母的夸獎和認可。無奈,父母在情感上的漠不關心和教育上的獨斷專行,讓她心生叛逆、荒廢學業,最終導致高考失利。她毫不隱藏自己的心聲,“我很后悔但也怨恨父母,如果他們能多關心、理解我,我肯定能考上好大學,過得更好。”

       王冰說她在很小的時候,就經常思考跟死亡有關的話題。

       她在上六年級的時候,才從老家的村小轉到縣城小學,和爸爸媽媽、姐姐弟弟生活在一起。

      融不進去,她形容當時的自己既和家人融不到一起,也和班里的學生有隔閡。“不管在學校還是家里,別人有說有笑的時候,我總感覺自己就是個多余的。”

       她經常懷念一手將她帶到11歲的奶奶,還有那個會給她掏鳥蛋的小叔。每天放學,盡管家離學校只有一墻之隔,她總是磨蹭著不愿回去,因為媽媽永遠只會罵她。每次挨罵后,她就越發想奶奶,越發想奶奶而又見不到的時候,她就想到了死。

      當時,班上有個女孩自小沒有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也算有過留守經歷。她們都愛父母而又怨父母,打算離家出走卻沒有勇氣,看書看電視更偏愛悲劇色彩的故事。倆人的很多想法和心情對方都能懂,因此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有一天,她們各自在家里挨了罵后心情不好,出去散心時流露出了輕生的念頭。商量了半天,又覺得還是活著好,直到生命的自然消亡。

       王冰回憶,當時并不是真想輕生,只是希望自己的想法和情感有個人能懂,能理解、能發泄。因為那時的她們,敏感脆弱又都孤獨無助。

       如今,已經在湖南工作生活、當了媽媽的王冰,依然和父母關系比較疏遠。小時候曾經無數次想離家出走,終于在高考后真正實現了。在她心中,上大學才算得上是最名正言順的“離家出走”。她選了湖南的一所高校,遠離了那個并不溫暖的家。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奶奶隨小叔定居在了湖南。




         分離焦慮

     “最難過的是每年春節過后,爸爸媽媽走的時候。”崆峒區白水中心小學四年級學生楊蘭蘭低著頭,用極小的聲音告訴記者:“我不想讓他們走。”

       這個9歲的小女孩,聲音和眼神中充滿著委屈,惹人憐愛。

      王佳寧是她的數學老師。在王老師看來,春節是留守兒童一年中最為期盼的日子,也是最能引起孩子們情緒變化的時節。因為春節前,大家心心念念了一年的父母終于要回來了,沒有人不滿懷期待不一腔興奮。可春節過后,父母要走的時候,他們又都暗暗傷心、各自難過。

       “你能明顯感覺到上課氣氛不對,大多數留守兒童都無精打采,也不積極發言。”作為離留守兒童最近的人,父母離家前后孩子們失魂落魄的樣子,讓王佳寧心里很不是滋味,時常安慰孩子們,“爸爸媽媽也舍不得離開你們,他們是愛你們的,你們要好好學習。”

       “我恨爸爸媽媽為什么扔下我不管,也羨慕嫉妒那些有爸爸媽媽陪伴的同學。”張子剛算是班里調皮搗蛋的“孩子王”,可父母返回北京的時候,他也蔫蔫地“搗蛋”不起來。

      好在,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時間一長,娃娃們也就從離別的愁緒中走出來,適應一個留守兒童學習生活的常態。

      張子剛也恢復了往日的活潑開朗,熱心幫助同學、熱愛課間活動,有時還會干一些諸如上課時把同學鞋帶綁在桌凳腿上的惡作劇,搗蛋得令老師頭疼。

      王佳寧坦言,在學生表現實在欠佳的時候,老師不得不請家長到學校來,可一些留守兒童聽到老師叫家長,臉上還是能表現出輕易就能捕捉到的落寞和傷感。她坦言,不想把留守兒童看做另類,但愿意為他們付出更多耐心和愛心。

      眼前的一切仿佛在重演,曾經身為留守兒童的郭瑜,發誓不會讓自己的孩子也成為留守兒童。可為了生計,她不得不把才2歲的兒子扔在家里,由年邁的爺爺奶奶監護。

      對此,郭瑜深深的歉疚下有著深深的無奈。和大多數留守兒童的父母一樣,陪在家里給不了孩子一個更好的成長環境,要給孩子好的未來,就必須到外地去打拼掙錢。這個問題她曾和丈夫開玩笑,就像至尊寶與紫霞仙子的悲劇一樣,“帶上金箍如何愛你,取掉金箍又如何救你”。

       剛和孩子分開的時候,郭瑜幾乎每天晚上都在哭。她相信,孩子也在哭。差不多半個月后,她習慣了孩子不在身邊的生活,也不再難過得哭個不止,她想兒子嘉嘉也習慣了。

       她說,人是適應性極強的動物。小時候父母更偏愛弟弟,可她最愛的還是父母。她聽奶奶說,那時父母去外地打工的時候,才一歲的她哭喊個不停,甚至連吃下去的奶都吐了出來。

       “我在最需要父母陪伴和關愛的時候,沒有得到他們的愛,那么他們在需要我的時候,我也不在他們身邊。”郭瑜嘆了口氣。

         然后,她堅定地說:“爭取到年底,我會把兒子接來和我們一起生活。”



        不再抱怨

       據市民政局提供的2018年留守兒童數據分析,平涼市目前共有7899名農村留守兒童。其中男童占54.8%,女童占45.2%。

      所有留守兒童中,幼兒園在讀兒童占25.5%,小學在讀兒童占51.5%,初中在讀占8.7%。處于義務教育階段的留守兒童占留守兒童總人數的60.2%。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平涼四中教師張雅彬表示,1—14歲正是一個人情感、品德、性格形成和發展的關鍵時期,一旦缺乏父母的關愛和陪伴,遇到心理問題時得不到及時的疏導,極容易讓孩子偏離健康的生活追求和道德準則,出現心理失衡、道德失范、行為失控甚至犯罪的傾向。

       王冰告訴記者,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自己的成長,她不再抱怨父母,但至今還是無法釋懷。家里三個孩子,為什么父母唯獨對她不一樣,為什么將她一生下便扔給了奶奶。“難道我有那么差勁?”

       相比曾經的留守經歷,唐薇認為現在的留守兒童是社會發展的產物,為社會承擔和犧牲了很多。“這些留守兒童不僅僅是為了家庭而留守,更是在為社會和國家留守。”她覺得政府和社會各界理應給予留守兒童更多關愛和幫助,特別是精神層面的。

      她覺得,在親情缺失中長大的孩子,成年后心靈上也還留有傷痕。她受夠了孤獨、憂郁、自卑以及缺乏安全感帶來的煎熬,不希望更多的留守兒童和她一樣。

      市民政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全市建立了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聯席會議制度,旨在進一步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市婦聯連續三年組織開展了“百場家教講座”活動,邀請平涼市社區心理援助中心的心理咨詢師,進行了二十場次專業的心理學團體講座。但總體上,平涼涉及留守兒童心理健康的工作依然很少、很滯后。

       “目前南京、成都等大城市,已經有不少專業心理咨詢師組成志愿者隊伍,深入農村學校,針對留守兒童出現的心理問題,進行持續、長期的個案咨詢和團體輔導。”張雅彬認為,對農村留守兒童的心理介入,不能通過某一次活動進行“喚醒”,而后沒有持續跟進不了了之,這樣很容易對孩子造成“二次創傷”。因為父母的離去早已給孩子帶來了被拋棄的感覺,不能在心理幫扶活動中,再一次讓他們感覺自己被拋棄。

       平涼市社區心理援助中心主任楊文玲也認為,在留守兒童心理援助方面,一定要表現出持續性。她表示,樹苗在成長期如果不加以修正,很容易長歪或者長偏,這就需要園丁不停地進行修正。留守兒童也一樣,在遇到問題的時候,也需從根本上進行專業的修正和疏導,這樣才能更加健康、茁壯成長。她說:“孩子是未來的希望,關注和幫助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成長,希望大家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文中楊蘭蘭、張子剛、唐薇、王冰、郭瑜均為化名。)


作者:責任編輯:孫瑞

推薦圖文

人文·涇水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網站律師 | 本網聲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涼日報社 平涼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平涼市紅旗街93號

甘新辦字第08010號 隴ICP備12000647號 技術&運維:甘肅萬方網絡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甘肃11选五最大遗漏 大乐透在线机选5注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历史 赛车彩票下载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 时时彩0到9对码 山东群英会中奖规则 11选五选号分析软件 时时彩五星一码计算法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