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平涼的世界 世界的平涼 開放的平涼歡迎您!

當前位置:涇水

與碌碡有關的記憶

時間:2018-12-17  來源:平涼日報——平涼新聞網
分享:  0


  □陳晨



  對農村生活記憶最深的事情,都是與碌碡有關。


  記得剛包產到戶,地按人頭劃分到每家每戶。但生產用具和牲口等畜力由于量小,無法滿足每家每戶的要求,只能按小組配發。包產到戶后人們生產的積極性高漲,加上精心務做和科學種田,糧食產量急劇提高。原來生產隊的一個大場,已無法堆放每家的糧食,在碾場時免不了發生糾紛。糾紛的主要原因一個是場地問題,另一個是生產用具的問題。幾戶人家搶占一個碌碡的事時有發生。


  于是,家家戶戶就在自家房前屋后的空地上,平整出一塊土地用來碾場。場地有了,但碌碡也是必須要有的。


  記得父親和村上的幾個人商量,自己到山里面“卸”碌碡。第二天天不亮帶上幾天的干糧,拉上架子車,帶著鋼釬鐵錘就出發了。到第四天的下午,拉回來了一個半成品的碌碡。基本是一個圓柱形的粗糙石磙,直徑大概2尺見方。父親就在場邊里手拿鋼釬一錘一錘地進行加工。到最后圓柱形變成中間成橢圓,一端略大,一端略小,周圍刻成條形花紋的圓墩墩的碌碡。村子里的人看著喜歡,也央求父親為他們加工制作,記得當時談妥的價錢是做一個碌碡18塊錢。這當然包括從山里面選料、卸料、運輸到最后的制作完成,大概最少得五六天的時間。我們所說的“山里”,實際上就是指莊浪縣通邊佛崖灣水庫一帶。那時候從我們柳梁步行到佛崖灣一帶,需要一整天的時間,更不用說拉上三五百斤重的一塊大石頭步行,父輩們那時候的艱辛可見一斑。


  長大后在佛崖灣一帶游玩時,面對如畫的風景,總想看看當年父親是在哪一方山石下面弓著腰鑿取石塊,是在哪一處背風的山崖夜晚露宿的,哪一窩山泉又是父親饑渴難耐時的飲水處。生活從來都是不易的,更何況在那一段艱難的歲月里。


  父親用他的聰明和辛勤的勞動換來了收入,供我們兄弟念書及補貼家用,也為村里的人們解決了生產之需。這樣一直到村里每戶人家都有了碌碡。


  用碌碡碾場至今是我忘不了的記憶。家里十幾畝的小麥,一年碾場基本是20場左右。中午太陽正毒時,解開麥捆,把麥子平攤在打麥場上,套上牲口,拉上碌碡,以場心為中心,一圈又一圈,一圈壓著一圈的邊兒,周而復始,在場里繞圈。碾過一遍后,攤在場上的麥子用杈翻起來,再碾一遍,然后再用杈把碾徹底的麥子抖松,抖虛,讓太陽曬,整個村子都飄散著麥秸的水分在空氣中蒸發的清香之氣。


  雖然曬得周身疼痛,但聽著麥粒經過碾軋噼里啪啦從麥穗里蹦出來的聲音,也就不覺得熱了。在抖場時,父親看著金黃飽滿的麥粒,笑容滿面,洋溢著豐收的喜悅。


  從農業社畝產幾十公斤,到包產到戶的畝產幾百公斤,從好多人家在每年青黃不接時期就斷頓,靠吃救濟糧維持,到有糧食吃,再到每天吃白面。這看似簡單的溫飽問題,從包產到戶用了不到三五年的時間就得以解決。難怪那時候到麥收時節,雖然農活辛苦,但人們整天樂呵呵的,因為生活好了,日子也有奔頭了。


  再后來就是拖拉機拉著碌碡碾場,效率提高了好多倍,基本上20天能碾完的場,幾個小時就可以解決。我也可以從碾場的苦累中解放了。碌碡歡快地跟在拖拉機后面轉,飽滿的麥穗一經碾軋,金黃的麥粒濺出,歡快跳躍,麥場里滿是歡聲笑語。


  發展到以后,到麥收時節,拖拉機也用不上了。人們開始用上了脫粒機。脫粒機更好用,一般兩三個人就可以,脫出的麥粒也干凈。用脫粒機時,父親年紀大了,已經干不動農活了。每到開始脫麥時,父親坐在陰涼處的碌碡上,看著二哥一家脫麥子,一直念叨說:“脫粒機脫麥子,麥草沒有碾軋,牲口不愛吃。”父親邊說邊在碌碡上磕著煙鍋里的煙灰,用手撫摸著碌碡,臉上一副落寞的神情。不知是父親嘆息歲月的流逝,還是在感慨時代的發展進步?和自己一樣,他親手打磨的碌碡已經完成歷史使命,靜靜地躲在麥場的一角,曾經火熱生活的參與者,成了現在的旁觀者。


  自從父親去世后,好多年沒有回家參與收麥。今年連日陰雨后,到麥收時間,和妻子說起小時候收麥時的情景,對以前的火熱情景很是懷念和向往,總想再次體驗那時候收麥時的歡快氣氛,也想領上在外地上大學的兒子回家看看。第二天,我就在菜市場買了一些蔬菜等,開車帶著妻兒回家,一路給兒子訴說著小時候收麥碾場時的諸多樂趣。車輛穿行在道路兩旁的垂柳中,沿公路是層層梯田,碧綠無垠;淡紫色的洋芋花,藍色的胡麻花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微風過處,掀起一層層波浪,像藍色的海洋;正在拔節的玉米,碧翠挺拔,像哨兵一樣挺立在田間地頭,齊刷刷地等著人的檢閱;公路兩旁盛開的格桑花、金盞花,仿佛點綴在錦緞上,煞是好看。


  飛快的車子駛入村道,平整的水泥路面,整齊的行道樹,屋舍排列有序,白墻黛瓦掩映在藍天白云下,鄉村一片祥和氣氛。文化廣場寬闊敞亮,各種運動器材齊全。兒子連連驚呼:“爸爸,咱們老家什么時候變得這樣美了,我小時候還是土路呢,村子里的房子破破爛爛的。”是啊,兒子自從考上大學,就從沒有回過家,怪不得驚詫于山村的變化之大!


  回到家,二哥又怪我賣得東西多,好多蔬菜園子里都有呢,吃不完。


  我說:“碾場的人都吃呢。”二哥說,“你是曉不得,這二年,家家戶戶都用聯合收割機了,在地里就把麥子裝在袋子里了。咱家8畝麥子不到4個小時就全部收完了,你看都倒在場里曬著呢。”是啊,變化真的很大!特別是近幾年,在鄉村振興戰略中,利用好多項目,對村容村貌進行了整修,舊貌換新顏。


  吃過飯,到麥場里,看見碌碡閑置于打麥場邊,孤獨,緘默,像一個老者,默默地參與和見證了一段歷史的發展。但歷史在發展變化中,總要淘汰一些東西,碌碡便逐漸退出生活的舞臺,淡出人們的視野。但它是不會被遺忘的,它畢竟是父輩們創業的見證者,也是幫助我們家從貧窮走向富裕的功臣。





作者:責任編輯:孫瑞

推薦圖文

人文·涇水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網站律師 | 本網聲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涼日報社 平涼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平涼市紅旗街93號

甘新辦字第08010號 隴ICP備12000647號 技術&運維:甘肅萬方網絡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35选7好运4规则 app安装软件下载 极速时时是官方吗 快乐双彩号码分布图 时时彩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内蒙古11选5开奖走势图 百宝彩百变王牌最新走势图 平特一肖论坛2019年05期正版 黑龙江体彩开奖号码 买体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