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平涼的世界 世界的平涼 開放的平涼歡迎您!

當前位置:書評

讀《書藝東坡》有感

時間:2019-04-11  來源:中華讀書報
分享:  0

  《書藝東坡》,衣若芬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年2月第一版,98.00元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人文學院衣若芬教授最近推出的《書藝東坡》主要是通過東坡的書法和著作來解讀東坡的人格精神、文學典范和品味思想,及其對后世的影響。在此之前,衣教授已經對蘇軾的題畫文學、蘇軾相關的圖像如西園雅集圖和赤壁圖進行了系統研究,相關成果主要集中于《蘇軾題畫文學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1999年版)、《赤壁漫游與西園雅集——蘇軾研究論集》(北京線裝書局,2001年版)。

  衣教授在2014年提出了“文圖學”,旨在分析“文本(text)”與“圖像(image)”。衣教授從1990年的碩士論文《鄭板橋題畫文學研究》起持續研究中國詩畫藝術,耕耘三十載,“文圖學”的提出既有深厚積累又有新穎認識。

  在本書序言中,衣教授提到:“漢字的視覺呈現,例如書法,便具有‘文’與‘圖’的雙重面向。書法的文字意蘊是可解讀的‘文本’,但是其外形的筆墨線條又是圖像式的造型。”東坡書法具有繪畫般的觀感,其實已見于宋人筆記,米芾曾概括當世各家書法,言:“蔡京不得字,蔡卞得筆而乏逸韻,蔡襄勒字,沈遼排字,黃庭堅描字,蘇軾畫字。”(宋·張邦基撰《墨莊漫錄》卷六)故以“文圖學”的視角來考察蘇軾這樣一位身兼文人、書家、畫家于一身的通才,確實是獨辟蹊徑,得天獨厚。本書在蘇軾文學思想及書法藝術上都有探索新獲,讀罷讓我耳目一新,深受啟發。

  首先,《書藝東坡》改變了傳統僅以書法史的視角來看待書法墨跡,而帶入了一種“文圖學”的視角,注重文本的考察與歷史的影響。書法研究者在面對一件書法作品時,最重要的工作便是鑒別真偽,而偽作往往被認為沒有價值。但在“文圖學”的視角中,偽作依然有可以利用的價值。如書中討論的《天際烏云帖》。《烏云帖》曾經翁方綱收藏,是最多后人題跋的一件蘇軾墨跡,但現代書法研究者多認為其為后人偽造。然而衣老師沒有拘泥于書法的真偽,而是關注其文本價值,比較其記錄的詩歌軼事與《東坡志林》《東坡題跋》等收錄的蘇軾叢語,發現二者行文方式相似。而記錄知名與不知名的作者作品,也體現了蘇軾“好奇尚趣”“反常合道”的藝文觀念。這一考察也啟發我們在文獻整理利用時,應當廣泛參考作者相關的書法碑帖等材料,即使文物真偽或可討論,但其文本是否有可資利用之處?

  在舊作《一樁歷史的公案——“西園雅集”》(收錄于衣若芬著:《赤壁漫游與西園雅集——蘇軾研究論集》,北京線裝書局,2001年版)中,衣教授曾經就“西園雅集圖”進行考察,衣教授發現雖然“西園雅集”這一事件可能存疑,但是“西園雅集圖”卻樹立了文人聚會模式典范,深遠影響了后世文人雅集圖的創作。在《書藝東坡》中衣老師對《天際烏云帖》的考察便沿襲了這一看法,雖然其可能為后人所偽作,但其在清朝與朝鮮的“東坡熱”中曾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那我們便不該因其真偽而否認其歷史價值。“文圖學”的視角讓我們為物件/事件追求多樣化的理解。

  其次,關注墨跡創作過程,探索作者心理世界。“《寒食帖》的書寫”中,衣教授結合詩意與作者心態來解讀詩帖文字書寫的變幻跌宕,透筆見人,“‘烏銜帋’句的‘帋’字末筆刻意拉長,穿刺擠壓‘君’字,開合自如。這凝重的心情,如不能復燃的灰燼,連像阮籍一樣無路可走時痛苦的力氣也沒有了”。

  《寒食帖》局部

  蘇軾一向鄙夷后人偽作李白詩,但現收藏于大阪市立美術館的《李白仙詩卷》正是蘇軾抄錄了兩首后人仿作李白詩。這一矛盾現象該做何解?衣教授在書中分析二詩的藝術特色與蘇軾的藝文觀,認為這體現了蘇軾“崇道好奇”,希望保存對這一神奇超脫,帶有“謫仙氣象”詩歌的心理。并且衣教授結合《仙詩卷》與傳世文獻,點出了《仙詩卷》背后將李白仙人化的歷史背景。這一探索由書法至文學,再貫穿至歷史,抽絲剝繭,以小見大,讓人嘆服。

  《洞庭春色賦》《中山松醪賦》二賦合卷為蘇軾書于紹圣元年(1094),據題跋可知蘇軾此時因大雨阻隔,在貶謫途中,書此遣懷。衣教授考察文獻,發現蘇軾曾多次書此二賦寄予友人,而通過對二賦內容與當時歷史環境的分析,衣教授認為“烏臺詩案”后,蘇軾的寫作和文集出版都受限,故只能以抄件夾于書信的方式將自己的作品傳遞友人,而二賦中帶有蘇軾傷懷失志的情緒,是蘇軾在當時表達真實情感的寄托。

  另外,《書藝東坡》也對一些蘇軾墨跡研究史上的難題做出了新解。尤為精彩的是衣教授對于《寒食帖》中黃庭堅跋語“于無佛處稱尊”的解釋,此句向來解釋紛紛,要之不過是認為山谷自謙不如東坡或山谷欲與東坡一較高下,但衣教授深究禪宗典籍中“無佛處稱尊”的使用語境,發現其有指代“以有法說無法”方便行事之意。山谷此段題跋試圖建立東坡書藝之淵源法脈,但又心知《寒食帖》猶如太白詩之天縱之才,無首無尾,難以捉摸,故末句自謔“于無佛處稱尊”。衣教授的解讀見解高明,解釋圓融,也正是由于山谷的“機鋒”,才設想東坡展卷閱此時定會會心一笑,故言“它日東坡或見此書,應笑我于無佛處稱尊也”,令人豁然開朗。

  其四,《書藝東坡》展現了蘇軾相關文物對于后世“東坡熱”的影響與傳播。東坡因其曠世絕代的文學才能與高標百代的人格精神在東亞一直有著較高的人氣,這一點在文獻上已經有較多的研究,但衣教授在書中的考察凸出了與東坡相關的文物,在“東坡熱”中所起到的物質作用。無論是清朝的“壽蘇會”還是朝鮮王朝的“東坡熱”,《天際烏云帖》、翁方綱藏宋本《施顧注東坡詩》、蘇軾畫像等文物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衣教授將清代“壽蘇會”概括為“時間、物質、記憶”三方面的文化意義,通過物質的觀看和膜拜,使得“壽蘇會”具有神圣的宗教意味,也使得持有真跡和文物的人具有了正統性。視角新穎,使得我們對于“壽蘇會”這一紀念東坡的集會又多了幾分感性認識。

  蘇軾真跡流傳至今者皆已被各大博物館視若拱璧,平時難得一見,以書中所介紹的五件蘇軾墨跡為例,《天際烏云帖》真跡難覓,《寒食帖》收藏于臺北故宮,《李白仙詩卷》收藏于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合卷收藏于吉林省博物院,《答謝民師論文帖卷》收藏于上海博物館,天各一方,真容難睹。但《書藝東坡》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欣賞蘇軾墨跡的絕佳途徑,全書圖文并茂,閱讀本書,如同經歷了一段跨越千年的藝文之旅,既可體會東坡的文學才情,又可欣賞其書法藝術,與東坡為友,志于文,游于藝! (任哨奇)


作者:責任編輯:孫瑞

推薦圖文

人文·涇水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網站律師 | 本網聲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涼日報社 平涼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平涼市紅旗街93號

甘新辦字第08010號 隴ICP備12000647號 技術&運維:甘肅萬方網絡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技巧教程 时时彩万位6码100% 掘金彩票计划软件 线上收款码 大赢家体育比分登录 老时时彩360 2018世界杯在哪投注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有多少人靠时时彩过日 腾讯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