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
平涼的世界 世界的平涼 開放的平涼歡迎您!

當前位置:文史

傅玄與魏晉六朝銘文變革

時間:2018-12-2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分享:  0

作者:李春霞(陜西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西安外事學院講師)


  傅玄(217—278),字休奕,陜西耀縣人。《晉書》本傳說他“博學善屬文”,據嚴可均《全晉文》統計,傅玄銘文現存22篇,創作數量在魏晉作家中是首屈一指的。傅玄銘文在內容上較漢魏有所拓展,銘文的表現功能也出現了新的變化。這一新變主要表現在他的銘文在繼承傳統警誡功能外,還出現了賦物寫景的特征。傅玄銘文功能的這一新變體現了魏晉六朝銘文的變化特點。


  許慎《說文》曰:“銘,記也。”早期銘文之“銘”指一種銘刻行為,主要記錄器物制作者、制作時間等,后來的銘文作為一種文體就是由這種題記式的文字逐漸演變而成的。魏晉六朝時期,銘文除了延續原有的頌贊、誡勉等功能之外,題材進一步擴大,部分表現賦物寫景內容的銘文開始脫離原來的實用功能,走向純粹的書面文學創作。隨著這類單純的賦物寫景式題詠銘文作品數量的增加,銘文在魏晉南北朝時期也逐漸完成了由非文學應用文向純文學美文的嬗變。魏晉六朝銘文的這一變革較早體現在傅玄的銘文作品中。


  傅玄現存的22篇銘文中,有13篇作品繼承了銘文傳統的規誡功能。如《鏡銘》:“人徒覽于鏡,止于見形。鑒人可以見情。”《杖銘》:“杖正杖貞,身正心安。不安則傾,不貞則危。傾危之變,厥身以隨。”《澡盤銘》:“與其澡于水,寧澡于德。水之清,猶可穢也;德之修,不可廢也。”(嚴可均《全晉文》卷四十六)這些作品都以近乎格言警句的形式表現了作者對自身品行的嚴格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傅玄銘文在體現銘文傳統的規誡功能之外,還有6篇作品表現出賦物寫景的新特性。如《燈銘》:“晃晃華燈,含滋炳靈。素膏流液,玄炷亭亭。丹水揚輝,飛景蘭亭。”《水龜銘》:“鑄茲靈龜,體象自然。含出原水,有似清泉。潤彼玄墨,染此弱翰。申情寫意,經緯群言。”《燭銘》:“煌煌丹燭,焰焰飛光。取則龍景,擬象扶桑。照彼玄夜,炳若朝陽。焚刑監世,無隱不彰。”(《全晉文》卷四十六)傅玄這些單純的詠物銘文,體現了魏晉六朝時期銘文兩方面的變化:其一,銘文題刻行為的虛化。傅玄的《燈銘》《水龜銘》《燭銘》等作品,從題目上即可看出其銘而不刻的情況,這與秦漢時銘文重題刻的行為已有所不同。傅玄之后,晉代成公綏的《菊銘》、嵇含的《菊花銘》以及劉宋鮑照的《飛白書勢銘》、齊蕭子良的《眼銘》《耳銘》都擺脫了銘文“題刻”意識的束縛,銘文的表現范圍也隨之進一步擴大。而且,銘文銘刻意識的淡化,也標志著銘文開始出現由一種勒刻文體向較為純粹的書面文體轉化的傾向。其二,傅玄單純的詠物銘文一般篇幅短小,句式以四言為主,內容以刻畫物象為主,注重對題詠對象自身形象的展示,作品中傳統的訓誡功能開始減弱。


  傅玄銘文作品表現出的賦物寫景功能,不僅體現了銘文自其產生發展到魏晉時期表現功能的擴大,同時也昭示了銘文由傳統的實用性文體逐步向具有審美意蘊的文學美文過渡的傾向。傅玄之后,大量的題詠類文學銘文開始出現,如西晉湛方生的《靈秀山銘》、劉宋鮑照的《石帆銘》。如果說鮑照的《石帆銘》在描繪石帆山的靈秀之美后,仍有“川吏掌津,敢告訪途”的訓誡之詞的話,那么銘文在南朝齊梁時期,特別是梁簡文帝蕭綱的《明月山銘》《秀林山銘》以及庾信的《梁東宮行雨山銘》《明月山銘》等作品則發展為純粹的賦物寫景性質的山川美文。如庾信的《明月山銘》,作品描繪了山云猿鳴、石泉落葉等自然物態,勾畫出巖石深林的秀美風神,達到了成熟山水美文的至美境界。作者筆下的山石不再是勒刻載體,而轉化為符合文人審美的客觀題詠對象。從魏晉之際傅玄詠物銘文中較早出現賦物寫景的題詠銘文開始,到齊梁時期部分銘文的表現功能由原來的頌贊、訓誡轉向較為純粹的賦物寫景式題詠,這一轉變標志著魏晉六朝時期,部分銘文文學與審美因素逐漸增強,銘文文體也出現由原來的實用散文向文學美文轉變的跡象。


  傅玄銘文在表現功能上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變化,最主要的原因是受其辭賦創作的影響。陸機《文賦》曰:“賦體物而瀏亮。”傅玄辭賦就具有顯著的“體物”特征,如其《筆賦》:“名工逞術,纏以素枲,納以元漆。豐約得中,不文不質。”《相風賦》:“鎮以金虎,玄成其氣。風云之應,龍虎是從。觀妙之征,神明可通。”(《全晉文》卷四十五)這些作品都以征實的手法細膩地描繪了題詠對象的外形、功能等方面的特征。


  傅玄單純賦物寫景式的銘文,實質上就是銘文的原始形式與辭賦相融合的一種變體。在其銘文作品中,他不自覺移植了辭賦重“體物”的創作方法,使其銘文作品中傳統的訓誡功能開始減弱,作品內容開始出現注重刻畫體物的創作特點,加強了作品的文學審美內涵。


  劉宋之后,銘文表現賦物寫景功能的作品在數量上呈現出上升趨勢,究其原因,一方面與散文之間相互影響、滲透有關;另一方面也可能與當時以自然為描寫對象的山水田園詩歌的大量出現有關。部分銘文在創作上大量借鑒山水詩文的創作方法,更多抒發了文士真實的生活情趣和審美趣味。在多重因素相互影響之下,劉宋之后賦物寫景式文學銘文作品開始大量出現,銘文也開始由原來的實用文體向文學美文的方向嬗變。


  綜上所述,漢魏六朝時期,銘文在延續傳統的頌贊與警誡的功能之外,在表現范圍和功能上都出現新的變革。銘文作品中出現了體現文士生命感受和審美體驗的賦物寫景新功能。這一新功能的出現,標志著銘文開始由實用性文體向文學美文方向嬗變。銘文功能的這一新變較早出現在魏晉作家傅玄的作品中,傅玄銘文作品不僅表現了魏晉六朝銘文功能新變的最初形態,同時也對劉宋之后賦物寫景式題詠銘文的大量出現產生了積極的引領意義。


  《光明日報》( 2018年12月24日 13版)


作者:責任編輯:孫瑞

推薦圖文

人文·涇水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網站律師 | 本網聲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涼日報社 平涼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平涼市紅旗街93號

甘新辦字第08010號 隴ICP備12000647號 技術&運維:甘肅萬方網絡

欲钱买瘸子打一生肖